文/陳慶容.攝影/程天佑.圖片提供/國立清華大學文物館籌備處、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、黎許傳
霧峰林家、鹿港辜家、基隆顏家,如果你平時對於臺灣歷史或當代新聞有所關注,一定會注意到人們常將城市與特定的家族或人名連結;遊覽各地老街時,也必定曾走進某個顯赫一時的人物故居。家族史就是地方史,回首過往地方發展的軌跡,家族勢力的運作確實是其中無法忽視的關鍵力量之一,了解家族史就等於揭開了一層在地史研究的面紗。從清領時期的農業社會,到近代工商業社會,一個個家族在政權交替與產業變遷中興起又沒落。讓我們一起來看看曾經在竹塹地區呼風喚雨的這些家族與名流,他們的風城大宅門故事吧!

清領前期

暗街仔
由城隍廟往東門市場路上必經的東前街,往 36 巷巷口上方一望,可看見一塊寫著「新竹第一街」的木製匾額,標誌著王世傑家族開墾新竹平原的起點。
暗街仔
由城隍廟往東門市場路上必經的東前街,往 36 巷巷口上方一望,可看見一塊寫著「新竹第一街」的木製匾額,標誌著王世傑家族開墾新竹平原的起點。
 

從暗街仔開始的漢人開墾史

到幾座新竹市重要廟宇參拜,眼尖的人一定會發現一旁有「王世傑長生祿位」,而「王世傑」是何許人也呢?竹塹地區過去是道卡斯族竹塹社的生活區域,直到王世傑(1661-1721)與族人來臺開墾後,漸次遷徙到舊社、新社等地。王家在清領時期躍上竹塹舞臺,成為初掌握竹塹大範圍土地,並漸進轉化為私有資本的漢人家族。

在明鄭時期即來臺經商的王世傑,在明鄭政府防禦施琅攻臺時,因監督糧食搬運有功而獲准許開墾竹塹埔。傳說,當時王世傑駕著一匹馬,從鳳山崎(今竹北鳳岡)一路騎行到老衢崎(今苗栗崎頂),而擁有了途經範圍的拓墾權。然而,礙於戰亂與龐大的開墾經費,直到康熙 50 年(1711 年)前後,王世傑才率領福建泉州同安縣的鄉親一同渡海,從城隍廟附近的暗街仔(今東前街 36 巷)開始拓墾。

除了騎馬畫地成為大地主,創建埤圳灌溉田園並修建廟宇安定人心,更奠定了王世傑在新竹拓墾的重要地位。1697 年,郁永河在《裨海記遊》以「林莽荒穢,不見一人」這般描述此時的新竹,但在不到 30 年後,從頭前溪南岸的樹林頭,以南至靠近香山的南勢地區,逾千甲的土地均為王世傑一族墾闢為田園。修築水圳後,更可灌溉近半數的土地, 因此隆恩圳最早得名為「四百甲圳」,意思是這條水圳能灌溉四百甲土地。此外,由於早期渡海來臺的移民常將身心安定寄託於神靈祭祀,王世傑更捐獻了土地與資金,修建東瀛福地、新竹城隍廟、竹蓮寺等新竹著名的廟宇,在物質與心靈上,都奠定了重要的基礎與產生深遠影響。
 

清領後期

清領時期的內外公館兩大家

在清領時期,社會上的領導階層常是具有一定經濟資本的在地商人,除了買賣與投資土地,也會透過科舉功名與公共參與,以累積政治影響力、建立社會網絡,並回過頭來鞏固地方經濟支配權,將經濟資本轉換為社會與政治資本。王家單靠土地收租累積了不少的財富,但在乾隆初年因為爭訟問題逐漸沒落。清領中晚期的大家族,則更替為經歷數代遷徙後落腳於竹塹的鄭氏與林氏兩大仕紳家族,分別以鄭用錫(1788-1858) 與林占梅(1821-1868) 為代表。

鄭用錫是著名的「開臺進士」,因科舉得意光耀門楣,在械鬥頻繁威脅竹塹安危的時候,聯合其他仕紳奏請建造竹塹第一座以磚建造的淡水廳城(如今只有東門城被保留下來),並出任築城總監,與堂弟鄭用鑑長期擔任明志書院山長,哥哥鄭用鍾的「鄭恆利」商號,更是鄭家強大的資本基柱。林占梅的家族則因祖父林紹賢創辦的「恆茂號」,經辦全臺鹽務成為竹塹巨富,雖然沒有科舉功名,但積極捐款、組織團練,協助平定戴潮春之亂,以及在潛園廣邀文人雅士吟詠為樂,帶動了新竹的文教風氣,使林占梅成為竹塹地區重要的仕紳代表。
 
林家潛園爽吟閣
 
 
林家潛園爽吟閣
 
  • 起建於 1849 年、費時 15 年完工的潛園,被譽為當時臺灣五大名園之一,原址位於西門市場一帶。園內的爽吟閣因 1895 年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征臺時曾住宿而成為「御遺跡地」,後於1919 年被拆遷至新竹神社,此圖即為在神社重建後的樣貌。二戰後先後成為軍事機關與大陸地區人民新竹處理中心,亭閣已遭毀損。(圖片來源:Wikimedia)

兩人簡短的生平概述,便充分展現了清領時期的家族如何透過經商、科考、捐納軍功、參與地方事務等方式,成為地方領袖。此外,雖然傳言林鄭兩家常暗自較勁,先後築建內公館潛園和外公館北郭園分庭抗禮,但家族間的聯姻也是利益連結必不可少的手段之一,如鄭用錫次子鄭如梁與林占梅的胞妹便互結連理,因此鄭用錫在血緣上是林占梅的姻親叔伯輩,並曾在林占梅困頓時予以勉勵。

除了林、鄭兩家,原先在鄭家當傭工,而後自創「陵茂號」商號致富的李錫金家,以及兼營郊商貿易與拓墾事業的「吳振利」家,也同為清領時期竹塹地方上具有影響力的望族。當時的大家族多世居在北門大街上,這條路也是商家群聚的街道,因此北門大街可說是清領時期最熱鬧繁華的區域。
林占梅〈富貴神仙圖〉
林占梅既是地位顯著的社會領袖,也是情文並茂的詩人與畫家,然而其絕大多數的繪畫已不可見,國立清華大學文物館籌備處典藏的這幅〈富貴神仙圖〉,可能是他唯一殘存於世的作品。(圖片提供/國立清華大學文物館籌備處)
 
林占梅〈富貴神仙圖〉
林占梅既是地位顯著的社會領袖,也是情文並茂的詩人與畫家,然而其絕大多數的繪畫已不可見,國立清華大學文物館籌備處典藏的這幅〈富貴神仙圖〉,可能是他唯一殘存於世的作品。(圖片提供/國立清華大學文物館籌備處)


本篇文章出自《貢丸湯》Vol.26「風城大宅院」